合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石油股东大会气氛更谨慎0-【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15:53 阅读: 来源:合模机厂家

中石油股东大会:气氛更谨慎

此时拧开沉重的改革阀门,对深陷漩涡之中的中石油,是内外压力之下的必然选择。而改革的指向与愿景,也将客观催生出一个全新的投资格局。

5月22日清早,前一天晚上深夜刚从上海返京的周吉平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了北京汉华国际酒店的会议室里,如往常一样参加一年一度的中石油股东大会。

但一反常态的是,作为中石油股份公司董事长的周吉平,并没有在股东大会间隙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在大会茶歇期间,周吉平也没有像他的副手廖永远、汪东进一样走出会场拿杯咖啡提提神,而是留在了会场内部的休息区;当茶歇结束会议再次开始时,满头银发的周吉平又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默默地回到了会场中属于他自己的位置。

“今天的会场气氛明显比往年更谨慎。”参加股东大会的一名中石油小股东向《能源》记者透露说,“高管们回答股东以及投资者问题的时候感觉也比较简略和模糊。”

股东大会的气氛变了,参加股东大会的人员变了,人们更加关注的是,拥有近百万名员工之众的中石油未来将如何改变。

在中石油内部,以其前董事长蒋洁敏为首的腐败窝案已经发酵半年多仍没有结局;在中石油外部,不论方向、深度如何,切实的改革已在各界形成基本共识,其兄弟企业中石化集团则已经被看成了改革的“急先锋”,在如此情形下,不管中石油愿不愿意,“改革”都将会是这家中国体量最大央企眼下最重要的关键词。

其实,在世界上所有国家里,油气行业都是一个自然垄断的行业,如果寄望国内油气领域掀起的这场改革彻底打破行业的垄断恐怕并不现实。不过,中石油这家体量庞大的一体化国家石油公司(NOC)是否会通过这场改革,进一步走向更加市场化的国际石油公司(IOC)呢?这是值得观察和期待的。

站在改革试验田里的中石油,或许将卸下部分沉重和冗长的中下游业务,又或许会选择几个地区作为试验先行区域。但不管怎样,此时拧开沉重的改革阀门,对深陷漩涡之中的中石油,都是内外压力之下的必然选择。

尚未清晰的改革大局

说起中石油的改革方针和路线图,“领导们还在研究最终的改革方案吧,我没有了解到完整的改革大计。”—许多中石油的中基层人士目前都有这样的感觉:对改革并没有清晰的认知。

中石油从去年以来就开始谋划全面深化改革方案,在其2014年的工作会议上,周吉平发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动员令。今年3月14日,中石油宣布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下称领导小组),周吉平任组长,副组长由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成员廖永远担任,汪东进、喻宝才、沈殿成、刘跃珍、王立新、刘宏斌以及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周新源为领导小组成员。

领导小组确定了六个主攻方向和九项改革重点,看起来全面而广泛,令人眼花缭乱,难以看出一个明确的目标和方向。

而在领导小组成立一个多月后,4月17日,第一次会议召开,这次会议被中石油称为标志着吹响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冲锋号。

在这次会议上,领导小组审议批准扩大辽河、吉林油田经营自主权试点建议方案和部分管道资产整合方案,研究部署近期改革重点工作。中石油称,部分专项改革方案已初步形成,打算成熟一个推出一个,比如炼化销售贸易试行一体化运作和考核、完善天然气营销体系、深化扩大与社会资本和民间资本的合资合作等。

两个多月后的6月24日,中石油召开2014年第二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实施办法》,研究加快新疆油气资源合资合作勘探开发等事项。尽管此次会议并未公布油气管网开放的具体办法以及在新疆合资合作的细节,但至少在程序上可算是进一步推进了改革。

不过,中石油最终的改革大局仍然未定。周吉平在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坦言,会议专项小组要抓紧提出本领域专项改革方案的清单,明确路线图和时间表,尽快组织力量开展研究,推动改革政策措施的制定和实施,并强调要抓紧组织集团公司全面深化改革总体方案的起草。

截止发稿时,中石油的改革总体方案仍未发布。对于个中缘由,中石油总部一位负责政策研究的人士对《能源》记者仅仅回应了一句说:“这个得有个过程。”

在改革总方案尚未出台之际,一些局部的改革已经开始酝酿,甚至已经进入实际运作阶段,比如在长庆油田进行的市场化招标、成立东部管道公司引入社会资本、总部以及部分子公司的局部机构调整,以及在新疆推出的上游领域对外开放等。

然而,在《能源》记者接触的多位中石油内部人士看来,目前看到的这些局部改革措施并没有触及中石油的核心业务。

“眼下的所谓改革很难有实质性的大动作。”一位不愿具名的中石油中层管理人士对《能源》记者说,“周吉平马上就要退休了,他的主要工作应该就是维稳、平稳过渡。”

这位人士的看法在中石油内部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目前中石油高层动荡,内部形势尚不明朗,诸多内部人士对于其管理层的改革决心并不十分看好。

不过,目前中石油内部的确有了一些小的变化。多位中石油二级子公司员工都坦言,现在公司内部公款消费管得更严了,不再随便大吃大喝,接待都是吃工作餐;总部对各单位的效益考核也更严了,每个单位、每个人的考核指标中,所创造的经济效益被列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此外,从上到下的机构调整、人员调整近期都比较频繁。

另一方面,一些内部人士认为改革的动力应该在中石油之外。一名中石油二级公司内部人士对《能源》记者表示,中石油作为央企,地位又比较特殊,要完全市场化改革是很难的,而且如果要从内部改革就更难了,只能是外部力量用行政的手段来推动改革。

上游领域开放程度有多深?

上游板块是中石油最赚钱、最核心的业务领域,也是世界上所有石油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上游勘探开发是油气行业利润最高也是风险最高的领域,而中石油在国内油气勘探开发领域里一家独大的局面至今仍然牢不可破。因此,外界对于中石油此轮改革给予关注最多的无疑也是上游领域。

从年报的数字上可以看出上游领域对中石油来说是至关重要的:2013年,中石油整体净利润为1295.99亿元,而其勘探与生产业务就实现经营利润1896.98亿元,虽然同比降低11.7%,但仍然是中石油最重要的盈利贡献业务板块。

鉴于此,中石油上游领域的改革则尤为关键,也甚为敏感。尽管周吉平曾在多个场合提出要在上游领域引入民资,推进混合所有制,但目前看来,中石油在上游领域的改革步伐相比其中下游来说,走得更加谨慎。

《能源》记者从中石油内部了解到,中石油已开始筹备在新疆开放其上游业务,与地方企业、社会资本联合开发油气项目。据中石油内部人士介绍,新疆将是中石油进行改革的试验田,尤其是上游领域的改革,将率先在新疆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并对社会资本开放。

其实,中石油此前就已经在新疆组建过与地方企业的合资公司—克拉玛依红山油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红山石油)。红山石油由中石油、自治区政府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同投资成立,拥有勘探面积逾100平方公里,且油藏埋藏浅,是当地第一个整体采用丛式井网开发的稠油油藏。

此外,中石油还在新疆与社会资本合作了金戈壁油砂、西气东输三线、准东煤制气管道和乌石化120万吨/年PTA等项目。

中石油在其2014年第二次常务会议上没有透露未来将如何在新疆具体进行改革。从5月16号在新疆举行的产业援疆会上发出的信息来看,中石油未来计划在新疆推出塔中西部油气开发、克石化稠油加工技术改造、新疆销售和风城燃煤注汽锅炉等合作项目。此外,中石油还考虑扩大合作3个领域项目,包括从所属矿权中划出2个区块与自治区指定国有企业合作。

英国阿格斯公司资深分析员史丰蕾对《能源》记者分析说,新疆是主要油气产区,而且也是未来产量增长的核心区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关键区域,需要密集的资本投入。同时,选择以新疆作为引入民资的重点区域之一也符合中央留利地方的思路。中石油如果在新疆拿出上游区块引入民间资本,既有利于企业优化资本结构,也有利于地方盘活地方经济。

除了新疆,在中石油另一个上游资源重镇—陕西,上游开发环节的市场化改革已经悄然开始。

在陕西,中石油此前也已经尝试过引入地方资本。其曾在2012年与陕西延长集团共同投资成立延安石油公司,共同开发位于陕西北部的油气资源,并委托中石油长庆油田代行股东职权。这一次,长庆油田启动了中石油历史上首次大规模地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公开向全社会招标的方式来选择施工队伍的招投标活动。

《能源》记者从长庆油田内部了解到,今年年初,长庆油田成立了招标办公室,宣布今后所有的工程将向社会公开公平招标。

今年长庆首轮启动的招标业务范围较大,主要考察投标者的作业资质、安全生产资质、设备设施、人员配置及施工经验等内容,排除了以往按照经济成份来选择供应商的限制,国有的、民营的和混合所有制的企业都可以公平的参与进来。

有民营油企人士曾抱怨说,以前工程往往是优先给中石油自己的内部队伍,然后再让民企参与,或者是全部给中石油内部队伍,然后他们再决定是否分包给民企去干,甚至有时候是完全不招标的形式来操作。

对于长庆油田此次公开招标的做法,该民营油企人士则表示了欢迎:“我们建议和希望未来能够将这种模式积极推广到国内其他的油气田建设招标项目上去。”

长庆油田某位内部人士对《能源》记者表示,“以前我们内部除了负责工程的人员,大家都很少看到有招标的信息,现在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些公开招标的工程信息。市场化的公开招标对长庆油田来说是有好处的,这样会提高效率,防止出现灰色交易和利益团体。”

从中石油的整体情况来看,长庆油田的市场化招标或许仅仅是一个小的改变,甚至算不上改革,但是长庆油田作为中石油在国内最重要的上游项目,其更加市场化的举动或许将是未来中石油在上游领域改革的一个趋势。

周吉平在今年年初就表示,今年公司的发展思路发生重要转折,从过去的要规模转向更专注效应,增量不增质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中石油的资本性支出或将出现平稳下降的趋势。

不管中石油的上游领域在此轮改革中会开放到什么程度,它都是朝着市场化的方向更近了一步,这也符合国际石油公司所倡导的原则和理念。

中下游混合所有制吸引力有多大

尽管油气行业中下游的利润没有上游高,但其对于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的吸引力也并不小。普氏能源资讯石油部门全球编辑总监Dave Ernsberger分析说,对于私有资本来说,越靠近零售端,利润空间就越大,这是一个普遍性的规律。不管原油还是成品油,零售的成本是低的,它的竞争是高的,而进入上游它的成本是高的,但是它的竞争是低的。对一个国家来说,折中的方法是:开放能源市场,然后引导大家去投资管道和储备这两个方面。

的确,与上游改革的坚冰比起来,中下游的破冰改革显得阻力稍小,政府部门对此推动力度似乎也更大。从各种迹象来看,中石油和中石化都将中下游领域对社会资本招商引资、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当成了本轮改革的主战场。

中石化已经对其中下游领域的改革提出了明确的整体方案—即对中石化油品销售业务板块进行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社会和民营资本持股比例将根据市场情况确定,上限为30%。

而中石油的中下游改革目前看起来仍然是一盘散棋,尚无明确的总体目标和框架。或许是由于中石油的中下游业务更加繁杂,从千头万绪中理出一个主线来实非易事。

油气管网系统资产重组是中石油的中下游领域改革的重头戏。今年5月12日,中石油宣布拟通过产权交易所公开转让所持东部管道公司100%股权,转让后其将不再持有东部管道公司的股权;随后,国家发改委公布的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建设营运的示范项目中,列出了中石油所属的西气东输三线中段工程。更早前,中石油就已经与宝钢、全国社保资金、泰康资产等在西气东输一、二、三线上进行了合作。

而最受瞩目的问题—是否将管网系统彻底从中石油拆分出去—仍然没有完全落定。中石油2014年第二次常务会议发布的新闻稿称,要以改革创新精神,积极推进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主动适应国家监管要求。中石油通过的《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实施办法》 规定了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的实施范围、相关部门的管理职责等内容,但该办法的具体内容尚未公布。

中石油多位内部人士私下都曾对《能源》记者表示,完全将管网系统从中石油拆分出去并不十分有利于管网的建设和发展,但如果相关部门出台拆分的政策,中石油作为央企也必定会执行。

此外,中石油计划推出的或者已经实施的中下游改革还有:如东-海门-崇明岛天然气管道工程、深圳迭福北LNG调峰站项目、中石油陕224地下储气库工程,中石油金坛地下储气库二期工程等项目。

其实,中石油前几年也陆陆续续地拿出过一些中下游项目对民企开放,此轮的改革在一些业内人士眼中不过是换汤不换药,只是简单的招商引资而已。

代表民营油企的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对中石油发起的这轮改革并没有参与的热情,该会副秘书长林凌对《能源》记者说,中石油拿出项目来与民企合作并不是新鲜事,这只是企业间的项目合作,而且开出的条件难以保证公平,并不能从实质上改变油气行业的市场现状,民营石油企业依然没有市场话语权,自身利益得不到保障。如果国家的行业政策不调整,市场环境不改变,民企与中石油合作依然处于不平等的地位,民企对这样的项目没有信心。

分析人士也认为,中石油在中下游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应该只是引入民资。史丰蕾说,从长远来看,央企不可能一直以前几年那样高的资本支出持续地投入,需要通过引入民资来优化资本结构。但引入民资不应该仅仅是“让民企一起出钱”,而应该通过这个过程,进一步完善董事会制度,把现代企业建设一起纳入企业治理。

加速器下载

免费的加速器推荐

轻蜂加速器真实体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