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看透了仍不知深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52:59 阅读: 来源:合模机厂家

看透了仍不知深浅

南埕蝴蝶谷,谷底遍布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一股戴云清涧沿着山谷徐徐流淌,时深时浅,水中没有淤泥水草,人在水边,可以清晰地看到水底的每一颗鹅卵石。

每到夏天,蝴蝶谷就成了人们休闲消暑的好去处,可游泳,可露营。我也常去,或寻一水浅处躺下,让一群一群的小鱼儿,吻啄肌肤,或到水深处噼哩啪啦游泳。我钟情于那一泓温情清新的柔软,从来没有去想过水的深浅。

一次,陪客人,正是酷暑,一到蝴蝶谷客人就争先恐后地跳入清凉的水中。一个初学游泳者问我,深水处有多深?我被问住,印象中游到深处时,脚是探不到底的,就说,别往那去,很深很深。另一客人笑,颇不以为然,说,我站在岸上都能看到水底的石头,能有多深?我也好奇。就潜了下去,第一次,没到水底,受不住水力,浮了下来。第二次,也没成功。第三次潜到了底,但不堪水压,感觉胸闷气短,赶紧浮出水面。水深处有多深?我还是不知道。

之后不久,和几个文友又去了一趟蝴蝶谷。文友中有一个善水的人,能够以站立的姿势直接沉到水底。一眼看到底,到底有几米?这个问题又浮了起来。我与他同时潜入水底,我发现高举双手在水中相接后,我的手离水面仍有尺余。我的个子一米六,高举双手应该是两米,看来,一眼看到的底,水深是五米。

我浮出水面,兴奋地大喊大叫,文友们看着我浅浅微笑。他们是真正的文人,处事低调,喜欢静观这个异彩纷呈的世界,给我的感觉像湖,默默地吸纳涓涓细流,不动声色地逐渐广大,逐渐深厚。

前几日,有幸碰上杨少衡老师,我多次在《中篇小说选刊》看到老师的文章,多是官场小说,文笔风趣有味。在我的想像里,老师是大腕,且是官场中人,一定意气风发,言语尖锐,侃侃而谈。现实里的老师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瘦削身材,话很少,对我等文坛小辈态度也极谦逊恭让。老师是一个大湖,任我如何探寻,也不知湖有多深?

我曾见过的一个准大腕,发过几本书,得过几次奖,座谈时,人坐一张椅,包坐一张椅,背靠椅背,高高跷着二郎腿,又尖又长的皮靴在没有遮掩的桌底下,节奏很快地抖动着,只有在她发言的那段时间,那双皮靴才停止了晃荡。此君一张口,也颇为惊人,很快的话速里裹挟着一股怨气,机关枪一样“哒哒哒”一通,然后拧包起身,细脚丁丁走了。她像一股小瀑布,飞泄而下,又横冲直撞地散去。我只不知,她的心泉在一路的奔波中会蒸发流失了多少?而她人生的那潭水又能积有多深?我当然没有机会在她那潭水里一探深浅,借它照影,就想起了蝴蝶谷的水,“一眼看到底,不过是五米”,然自警之。

[憨鼠责编:阿九]

采耳师定制制服

泰州职业装制作

涟源工作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