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工作着是不快乐的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20:16:09 阅读: 来源:合模机厂家

工作着是不快乐的 ?

不久前,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牵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次“工作幸福指数调查”,结果显示:1.超过60%的人:认为自己所在单位的管理制度与流程不合理2.超过50%的人:对薪酬不满意3.超过50%的人:对直接上级不满4.接近50%的人:对自身的发展前途缺乏信心5.接近40%的人:不喜欢自己的工作6.40.4%的人:对工作环境和工作关系不满意7.33.6%的人:工作量不合理8.26.3%的人:工作与生活发生冲突9.19.6%的人:工作职责不明确10.16.4%的人:与同事的关系不融洽11.11.6%的人:工作得不到家人和朋友的支持12.11.5%的人:对工作力不从心什么时候,我们的工作竟然有了如此之多不快乐的理由?有多少是外因?又有多少是内因?在事业的成败决定着大多数人的前途与命运的今天,我们如何应对工作中的不快乐?对很多人来说,解决了这个问题,也就是解决了人生的基本问题。不快乐状之一何时我会有所改变主人公:李锦年龄:25岁职业:幼儿园教师不快乐理由:对自身的发展前途缺乏信心情绪状态:厌倦从中师毕业,一直在做同一份工作——幼儿教师。每日与小朋友打交道,当过小小班、小班、中班和大班的班主任,却要身兼大人与孩子的双重角色。因为面对小朋友,当你用成人的话与他们沟通失败后,必须模仿他们的语气和非常不逻辑的用语,告诉他们做这个做那个,应该这样应该那样。转眼,我已经25岁了,过了五年这样的生活。有一天照镜子,看到皱纹悄悄地挂在眼角,而嘴唇习惯性地瘪成小孩子们说话的样子,胃部一阵痉挛,刹那,我意识到厌倦或者厌烦早就一日又一日地沉积在我心里。作为一个幼儿园老师,我很敬业;但作为一个女孩子,我缺少生活的空间。从幼儿园到宿舍,从宿舍到幼儿园,星期一到星期五,就这样呆板地过着日子。星期六和星期天,我几乎都待在宿舍里看电视或者网上冲浪与网上购物。不是我生性孤僻,实在是时间在流逝,而能与我相处的人都很忙碌:同在一个城市的师范的同学几乎都正在热恋之中,纷纷谈婚论嫁;同事们几乎都比我大一轮以上的岁数,相夫教子,柴米油盐。其他的人呢?就是那两个若即若离而都分手了的男朋友——当然不能再与之分享个人时光,除此之外,似乎我能交往的人就少得可怜。有时怀疑,自己是一个没有魅力的人,为什么朋友这么少呢?倏忽,又反过来安慰自己,不是自己比别人差,而是没有更大社会圈子让我认识更多的人。犹豫了很久,还是去报了那个以前被我唾弃的自学考试。一方面,我的工资虽然勉强够用,却还是经常遭到衣着时髦同事的冷眼(那种时髦不由自主地像一道冷光落在我眼中),另一方面,虽然我的工作得到领导的肯定,但他总是因为我的学历低,而将各种学习进修的机会给其他学历高而业务肯定不如我的同事。另外,我隐隐地感到:我渴望在准备考试的过程中,忘却更多的烦躁而专心致志地投入某种安静的状态中去。事实上,学习是无法令人忘却交友的渴望的。我很后悔,我为什么不去报电大?这样,在偌大的教室里,又有机会在课间认识一些有相同趣味的人。第一次我报考了四门,只通过了两门,让我感到沮丧。回来的路上,我没有坐公车,走走停停,麻木地走到了宿舍。路灯幽暗,肚子咕咕地抗议。总算脚跨入宿舍,准备完全抛开失败好好珍惜一个人的日子的时候,突然停电了,摸索着找出一枝蜡烛,又找出方便面放到锅里,却怎么也打不着火,猛然记起三天前就应该去灌气。而现在,一看手表,10点了。在一个停电的晚上叫一个灌气工人上门灌气总归不太安全,何况,我根本不能确定他们现在上不上班。继续找填得饱肚子的东西,扒拉了半天,总算看到一小包饼干。刚要吃,电来了。光亮给我带来一些欣喜,却让我看见这一小包饼干已经发霉。我气得把它狠狠扔到垃圾筒里,无法抑制地坐到电话机旁,要让满腔愁苦宣泄出来。手到话筒边又停住了,打给谁呢?朋友还是同事?有谁会愿意在此时听我的牢骚?难道要打给父母吗?在晚上10点打给他们,他们准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唉,我无奈地离开电话,上床睡觉。躺着,关了灯,黑暗中似乎有一只怪兽低低伏着靠近我。如此孤独,如此清冷的怪兽。这个怪兽应该到热闹的地方去,去跟有朋友的人亲近,但它似乎跟我说:我没有时间去凑热闹,我要工作,要工作,要学习,要学习。我说,你怎么跟我一样呢?细想也是,应该有很多专门为年轻人提供的派对可以参加,但我没有工夫啊。我要工作我要学习。活着,怎么这么累呢?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床去单位参加一年一度的优质课评比活动。我画着两只黑眼圈站在教室中央,像一个机械人那样做我平时做的事、说我平时说的话。我在模仿幼儿与引导幼儿上是有天赋的。下课铃响起后,我看到听课的领导与同事们点头与微笑,而我并无满足感。不快乐状之二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主人公:李东海职业:资料员不快乐理由:不喜欢自己的工作,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情绪状态:沮丧我毕业七年了,七年来,我每天都做着相同的事,就是在办公室发呆。最近我发呆发得比较有创意:间歇性睡眠,大概每40分钟打个盹儿,而后在领导出现在我办公室的前一秒钟醒来,迅速坐好,装出忙碌的样子……我看不到我的未来,更别说什么快乐。坐机关就是坐牢,区别只是有的人把自己坐成了“监狱长”,有的人一直是囚犯。我就是后者。七年来,我最兴奋的时候就是前几年考公务员的那段时间,想当年我也是中文系的高材生,考试我还不会吗?我兴奋地学习,兴奋地背题,兴奋地参加考试,直到——知道自己考上的那一刻。我不骗你,知道自己考上的那一瞬间,我竟然那么失落,我在那一刻才知道有多么寂寞和无聊,我宁肯没考上继续考好让自己有事做,也不想再这么过下去。我觉得自己早就退休了,提前很久就开始享受退休生活了。我看上去年龄很小,细皮嫩肉的,很多跟我接触过的人都说我的心已经老得快掉渣了。是啊,天天在那条件舒适的办公室里坐着,没有什么悲喜,也没有什么力气活儿,当然细皮嫩肉的;是啊,天天在那条件舒适的办公室里坐着,什么都没有,就是干坐,心能不老吗?其实我不是没事可做,我是资料员,但我是世界上最痛恨资料员这份工作的资料员。我也想过混个一官半职的,也曾努力过,但我天生不是那块材料,试了几下就没信心了。做官我没能力,下海我没条件,辞职我没勇气。我现在惟一聊以自慰的就是我还能写几篇文章,可内容也不算高级,也就是发发牢骚或者骂骂自己,不过也好,我发现自己只有在写东西的时候,才敢直面自己的软弱与失败……不快乐状之三这么低工资让我拿啥奉献?主人公:于之影年龄:不明职业:中学教师不快乐理由:对薪酬不满意情绪状态:一天天挨吧我的工作是在一所普通中学当语文老师。我每天的工作和生活是这样的:备课——讲课——找学生谈心——开会——吃饭,然后还是这些。一天天地重复着。当我们还在睡梦中,学校的铃声在6:40会准时响起,我们像听到命令似的,一跃而起,迅速梳洗。我们不能迟到,因为你一个人迟到,会有四十几双眼睛等待你。所以我们把铃声视为命令,戏称它是战斗的钟声。一天的工作就在铃声中开始了。来到办公室,二话不说,拿起笤帚就干活儿。只是为了落个好口碑,老人们曾嘱托过,年轻人有点眼力见儿,多干活儿,不会吃亏的!还没扫完地,课代表已经走马灯似的把作业送来了。一看本子的高度,就知道今天有好几个人没交作业。心中的怒火腾地上来了。肯定又是那几个“钉子户”(不交作业的学生)。得,你这里急得要着火了,可是学生无所谓。一天的心情从这里开始。踏着上课的铃声走进教室,随着班长的一声起立往下一望:校长、教学主任已经庄严地坐在教室的后面了。我心里不由得一紧,心跳超常。语无伦次地讲完一节课,不管讲得如何,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课讲完了。回到办公室,作业又向你招手。学生写得一塌糊涂,少词、落字、写一半的等,一样的题写得五花八门,让你又气又笑。判作业时一连串的问题在头脑中萦绕:张三为什么没答对;李四为什么答偏题了;王二为什么少写了?头好不容易从一堆作业中露出。一看表,哟,快放学了。今天得到教室去找某某人,因为他听写、默写都错了很多。让他重新听写、默写。得早点去,一去晚了,就抓不到他们。铃声响了,学生们潮水般地往外涌。拿着本,高叫着某人的名字,让他改错、听写。学生们大多数在校定餐,因此在教室吃饭。所以,某人可以先吃饭再改错。看着某人听默完,我也该回去吃饭了。一下午过得很快,伴着静校的铃声,我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了宿舍。我们几个唧唧喳喳地谈论着这一天的情况。莹说:“今天开班主任会,学校说让我们看午自习,是无偿的。”小心说:“凭什么让我们看,难道班主任的时间就不值钱了,廉价的?”莹说:“我们所付出的与我们的收入不成正比,学校总是让老师讲奉献。我们奉献了,可是不能光奉献呀!我们是需要生存条件和精神追求的。这么低的工资(2000元左右),我们什么时候能买得起房子?这么低的工资让我们拿什么奉献?”我们的宿舍是一间大教室改成的,说改是不太确切的,只是把屋里的桌椅搬出去而已,屋里有六张床,几个简易的衣架。床是上下铺,每人上下两张,上面的放东西,下面住人。每人的上床都放着许多东西显得很凌乱。屋子显得很窄小。小李已经结婚了,但没房子住,仍与我们同宿同眠,冷落老公在外边。没办法,谁让他们都是穷老师呢?前不久,在网上得知好几个同学放弃了教师的工作,一心考研。惊讶之余又理解他们。一同学留言:“如果哪天国家把教师的月工资调到5000、6000甚至万元,我看社会对教师的评价就不会加定语‘穷酸’二字了,我也不会拼命考研了。我真不明白,难道IT人士的知识是自生自长的?他们没老师教?”另一同学干脆辞职,去长春某报社当编辑,一个月轻轻松松拿3000元。我没有这些同学的魄力。我觉得自己除了教书,大概不会干别的了。不快乐状之四看老板72变主人公:铭蓝年龄:24岁职业:助理不快乐理由:对直接上级不满情绪状态:随时可能“爆炸”我的直接上司是一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女士,她的特点就是一个决策总是变来变去,让我难以琢磨她的最终想法而导致了我的工作她总是不满意。今年夏天到了,各个办公室都需要用空调,由于空调遥控器管理的问题,我的办公室没有遥控器,启动我屋子里的空调必须用领导屋子里的遥控器。那天领导给了我一个Mail,大致的意思是,办公室的空调遥控器能不能每个屋子备一把?具体事情与物品管理员联系。看过Mail我二话没说,立刻找物品管理员了解情况。遥控器为什么少了一把?是今年发放的时候就少了还是发放的时候不少在使用中丢失了?物品管理员说,是去年收取的时候就少了一把,不是今年的问题。于是我问管理员咱们能配一把吗?管理员说,没问题,150元就可以配一把了。距离领导给我发Mail后不到两个小时,领导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问我,遥控器的问题怎么样了?我把我与管理员的沟通情况告诉了领导,领导立刻问我,配一把多少钱?我说,150。领导说,那就不用配了,你屋子的空调和我屋子的空调可以通用,你需要的时候就来拿这屋的吧。我立刻找到管理员告诉她不配空调遥控器了。这时,我看到管理员一脸的茫然,毕竟我们决定配遥控器到现在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同一天的下午,我们需要开空调,接下来我的一系列动作是这样的:敲领导的房门,示意她我来拿遥控器,拿到遥控器,打开空调,再敲领导房门,在我还没有把遥控器放到她桌子上的时候她不耐烦地说,就放在你屋子里吧,别总敲我屋子的门。我委屈、气愤、焦虑,我真想哭,到底怎样做才对?遥控器备不齐不对,付费配不行,借用还回来还不对。借了东西及时还这是做人最基本的礼貌了,也许我不及时还回去她还会说,你不知道你把遥控器拿走了我这里没有了啊?你不拿回来我用什么?像这种变来变去的事情在工作中不胜枚举,她曾经在12小时之内对一个事情的决策变了三次,如果这些变动只是需要和内部员工调剂还好,有些是需要我与外部沟通的,所以我总觉得自己很为难。不快乐状之五健康+自由=金钱?主人公:球球年龄:实际29岁,经常被误以为39岁职业:电视台编导不快乐理由:工作与生活发生冲突情绪状态:靠憧憬辞职后的生活而勉强度日电视台有句笑话: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畜生使。我今年29岁,所有初次见到我并知道我年龄的人都这样说:哦,29岁呀,你看起来很成熟……这尚属文明的表达方式,我碰见过一位东北的大姐,在饭桌上直接地“称赞”我:“那你可真够显老的了!”我是显老,但这只是近几年的事——拜我目前的工作所赐——我是电视台编导。很多人都说:这么牛的工作,你还嫌什么啊!是,是挺好,有社会地位,有钱,有挑战,还能广交天下朋友……可是,除了这些,就什么都没有了,而“没有”的,恰恰是最重要的:健康与自由。有几次去制片人那儿领钱,看着自己赚的那一厚沓钞票,我不撒谎,我真的哭了,那可都是血汗钱啊!是我用健康、睡眠和一个个节假日换来的啊!我最夸张的一次,是为了赶一台上级临时安排的晚会,一个星期只睡了三个小时。那次我发誓:完事儿后我直接找老板辞职去!资本主义社会也不至于这么黑暗吧!活儿干完了,我半个月内一下就成功减肥7斤!可我终是没有辞职,因为就是那次任务的收入,就足够一个三口之家脱贫了。我为此很瞧不起自己,为了钱,我这样值得吗?我做这份工作三年了,在这三年里,我的茂盛生长了20多个春秋的头发,已经零落了;我曾经也堪称粗壮的腰身几乎已不盈一握;还有我昔日饱满的脸蛋,也已无限沧桑。惟一丰满起来的就是钱包,我想了一万次明天就不干了,下周就不干了,下个月就不干了,但是一看到日渐饱涨的银行账户,我就软了。可是,反过来说,健康都没了,要那么多钱干吗呢?每年台里体检的时候,我们都很紧张,也很悲痛。因为是真怕啊,怕万一查出什么毛病来。悲痛则是因为总会有同事被查出来有很严重的病,甚至是绝症。去年体检,另外一个部门的一个33岁的小伙子被查出了胃癌,据说医生看了一眼他的职业,毫不惊奇地说:你不是干你们这行最年轻的胃癌患者……那人与台里是合同制关系,不享受医疗保险,据说今年春天就病故了……我现在理性一些的想法是再干一年,过了30岁生日我就立马走人,然后用我的血汗钱去留学。这样想着,也觉得自己算是累得其所了吧。评论:12个不快乐理由中,“单位”一方的原因为七个,在越来越强调人性化的今天,企业越来越有义务为员工化解郁闷,员工的快乐也理应被视为生产力。(完)

成都阀门支架

长沙双螺杆泵

合肥合闸电磁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