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合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八大股东轮番股权质押海润光伏的信托情结

发布时间:2020-03-26 13:45:03 阅读: 来源:合模机厂家

本报记者 冀欣 北京报道

一直被期待“触底回升”的光伏行业,严冬却依旧还未过去。曾借助融资杠杆获得快速发展的光伏行业,如今正因为资金的周转难题苦不堪言。

这种焦虑感也进一步蔓延至与其有过密切合作的金融机构身上。一边是此前为其提供大笔贷款支持的银行因为债权问题与几家曾经光芒无限的行业巨头闹得不可开交;另一边则是手握大笔光伏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项目的信托公司,能否顺利全身而退,仍面临一定变数。

据了解,密集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通过信托公司获取融资,成了目前光伏A股上市公司股东的普遍做法,充当重要造血机。

海润光伏(600401)便是其中又一典型案例。

超高质押率

记者查阅得知,海润光伏的主要质押运作都集中于光伏行业日子极为难过的2012年下半年,进入2013年后,相关事宜突然销声,直至近期再次启动,第三大股东,也是目前海润光伏首席执行官杨怀进将所持有的海润光伏有限售流通股份5300万股质押给国联信托。至此,杨怀进所持1.41亿股中已有99.55%被质押。此前,杨怀进还曾将8700万股质押给吉林信托。

事实上,2011年借壳ST申龙上市至今不过短短一年多时间,海润光伏便将股权质押的戏码玩得淋漓尽致,主要股东几乎悉数参与其中。

据记者统计显示,除上述第三大股东外,海润光伏第一大股东江苏紫金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持2.62亿股,占比25.27%,其中99.62%已被质押。

其先后将3000万股质押给南昌银行苏州分行,3500万股质押给江苏银行江阴支行,9500万股质押给民生银行无锡分行。而其中最大比例,也是截至目前最后一笔,则是与信托公司合作,1亿股质押给方正东亚信托,据知情人士透露,彼时融资额在2.8亿元左右。

海润光伏第二大股东江阴市九润管业有限公司,持1.93亿股,占比18.61%,其中80.31%已被质押。

与第一大股东紫金电子的路径类似,最初与银行合作几笔融资之后,九润管业遂将融资渠道转向信托。据了解,九润管业分两次先后于去年6月20日及9月6日将合计7500万股质押给中国进出口银行后,第三次质押融资便找到了中融信托,质押股份8000万股。

海润光伏的信托情结

除此之外,海润光伏第七至第十位股东江阴市金石投资有限公司、陆国祥、陆国荣、杜玉华,以及其他重要股东之一江阴市爱纳基投资有限公司手中股权更是100%全部被质押。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陆国祥、陆国荣、杜玉华三位自然人股东外,上述其他股东所质押的股权均为限售股,限售期至2014年12月19日。

上海某信托公司业务部人士透露,除了上述提到的几家信托公司和银行,海润光伏的股权质押项目还曾与其他几家机构进行过接触。而毋庸置疑,信托融资成本远高于银行,特别是进出口银行,当然,这一笔一笔的质押也未必全部用以发行集合信托计划,不排除通过单一信托计划融资的可能性。

据了解,爱建信托便曾打算发行“海润光伏股票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按照原本计划,九润管业将其持有的6510万股海润光伏股票质押给爱建信托,任向东(九润管业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为信托资本金及收益的全部兑付提供补足义务的承诺,信托期限两年。按照信托规模1.5亿元计算,对应2012年4月27日收盘价7.68元,质押率为30%。

记者获得的一份当时的信托计划可行性尽调报告中显示,若因海润光伏股票5天均价下跌,或质押给爱建信托股票数量被动减少而导致保障系数低于1.6倍,则九润管业应在之后第二个交易日上午11:00以前追加保证金或质押股票。

但各种迹象表明,这款信托计划当时已进入销售流程但并未成功成立,九润管业目前唯一合作的一家信托公司为中融信托。

除了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外,海润光伏还通过其他方式从信托公司获取融资。

据了解,海润光伏曾与紫金信托达成合作,将公司对国电光伏(江苏)有限公司享有的金额为 2.605亿元应收账款为质押,成立紫金睿金1号·海润光伏债权流动化集合财产权信托计划,募集资金2.5亿元,其中优先级对应规模2亿元,海润光伏认购劣后级5000万元。这款信托计划于2012年3月28日成立,并于2013年3月22日到期终止。

受行业景气度影响,海润光伏与其他同业一样,业绩情况确实难言乐观,这家公司前身为江阴海润,2011年借壳ST申龙上市,2013年第一季度,海润光伏亏损1.43亿元。

光伏上市公司造血器

尽管看起来在股权质押上的运作令人侧目,但事实上,海润光伏不过是整个光伏行业上市公司的一类典型样本。

据记者统计数据显示,除超日太阳及海润光伏外,诸多光伏企业都与信托公司有着紧密的合作,包括向日葵、天龙光电等在内的上市公司股东都热衷于质押股权信托融资,合作机构包括山东信托、五矿信托、厦门信托、国元信托等十余家公司。在行业经营情况惨淡的今天,股权质押俨然成了股东们的“造血发动机”。

而不能忽视的是,大量光伏企业股东借助股权质押的方式通过信托获取融资,相关项目能否顺利实现退出仍存在诸多变数。

ST超日(002506)上市以来,实际控制人倪开禄及其女儿倪娜共进行了29次股权质押融资。手中所持股权几乎抵押殆尽,彼时“超日事件”在信托圈更是引发了不小的风波。

尽管遭遇颇多诟病,且有超日太阳的先例在前,相关业务存在诸多变数,但光伏企业股权质押融资并不乏埋单者。

北京某信托业人士表示,虽然行业景气度较低,作为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项目风险还是整体相对可控,但是行业内对这类业务确实会比以前谨慎许多。这类公司因为基本面情况难言良好,只要有风吹草动,股价就可能随之大幅波动,包括不良业绩情况的公布、负担较重的债务情况、高管辞职更换、股东减持等都可能对股价造成极大冲击,触及警戒线的情况已经屡屡发生。

今年1月初,天龙光电曾发布实际控制人的减持计划,股价应声下挫。而此后原因被公开,常州诺亚科技减持1600万股公司股票的主要目的,则是股权质押信托触发警戒线,急需资金填补缺口。

“除了慎选交易对手外,主要还是在合同条款上做更为严格的风控设计,质押双方会在协议中详细规定警戒线与平仓线, 最主要的就是严密监控股价,特别是近期A股整体行情波动严重,一旦触及警戒线,则立刻要求质押方追加股票或保证金,或及时启动应急处置方案。”

(21世纪经济报道)

小孩子患上牛皮癣时会有什么症状

每次射精后都前列腺痛该怎么办郑州医院专家为您解析

保定医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

应该如何护理癫痫患者